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現言>落在樹上的風箏

第二十六章 面對(二)

書名:落在樹上的風箏|作者:清清清洲|發布:2019-06-18 12:12:14| 更新:2019-06-18 12:12:15 | 字數:4755字

  洗漱過,他照常去陪著林晏生,等到她睡著了,再回房間休息。這些天來,林晏生瘦了太多,原本飽滿的臉頰凹陷下去,一雙眼睛顯得越發大了。整張臉上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活力與美麗,卻滿布了空洞和厭世的情緒。她睜著大眼睛無助的望著坐在椅子上的弟弟,林晏桓也無語的看著她,一雙姐弟本來是自信跟優雅的,現在卻好像一對受了傷又在灰里滾了一圈的兔子一樣,顯得有些狼狽。

  “快睡吧。”林晏桓見她還睜著眼睛,沒有一絲睡意,不禁說道。他很累,巴不得現在就躺在床上。

  林晏生呆呆地看著他,在她的視角里,弟弟是背著臺燈柔和的光線的,只能看出輪廓,卻不能看清楚他臉上的表情。瞅了他好半天,林晏生忽然覺得弟弟有些變了,但具體是哪里變了,她又說不上來。聽到弟弟的這句話,她閉上了眼睛,想使自己睡去,但怎么也睡不著。這段時間以來,她一直都是這樣,每天只睡三四個小時,雖然覺得困,可是閉上眼睛了卻入不了睡。心底里的那個小惡魔每天不停地咻咻叫著,它太吵了,吵得她無法入睡。

  林晏桓坐著等了一會兒,估摸著林晏生睡著了,便站了起來準備回房間。驀的身后傳來聲音,林晏生低低說道:“別熬夜,快些睡。”

  林晏桓扭頭看著她,見她眼睛仍舊閉著,不知道那句話是說給她自己聽的,還是說給他聽的。他關上門,在黑暗中發了會兒呆,才回到了自己房間。躺在床上的時候,他想起晚上跟穆熠的會面,心中感到一陣低落,開始后悔起來。他不該在穆熠跟前表露情緒的,他真是太糊涂了。自責了一會兒,林晏桓暴躁的翻了個身,卻怎么也睡不著。翻來覆去到凌晨的時候,才勉強瞇了一會兒,鬧鐘響了之后,他翻身坐起來,暴力的按掉它,蹬上鞋子腳步沉重的朝外面走去。

  林晏生還沒醒來,她的臥室里安安靜靜的,沒有任何聲響。林晏桓拉開窗簾,看到外面朦朧著一層淡淡的霧氣,天光被這霧氣削弱,明明是七點鐘的時分,看起來好像是早上五點鐘似的。他走進廚房,準備做早飯,剛從冰箱里把菜拿出來,就聽到外面有人在敲門。敲門聲很輕,不仔細聽幾乎聽不到。林晏桓扔掉手里的菜,轉身朝外面走去。他把眼睛湊到貓眼上疑惑地朝外面望了望,及至看到穆熠那張被放大了的臉時,不由得怔住了。

  “你怎么來了?”他打開門,問道。

  穆熠縮脖子縮肩,擠過他的身體鉆進了門,朝著林晏生房間的方向望了望,問道:“你姐還沒醒來吧?”

  “還早著呢。”林晏桓關上門,說道,“她這些天晚上都睡不著,只有凌晨到早上這會兒能睡一會兒。”

  穆熠的神情看起來有些擔心,又有些失落,“這些天我沒來,她有問起過我嗎?”

  “沒有。”

  穆熠心里被這兩個字刺的發木,他跟著林晏桓走進廚房,喃喃說道:“算了。”

  “你這么早過來有什么事嗎?”林晏桓問道,重新拿起手里的菜,清洗起來。

  “有事。”穆熠說道,靠在洗碗臺旁邊看著林晏桓,“你昨晚情緒不太對,到底要說什么,現在趁著我清醒,說出來我聽聽。”

  林晏桓扭頭看著他,好半天,才冷笑了一下,說道:“所以你大早上過來是看我出洋相的?”

  “我沒這么說啊。”穆熠急忙否認,“我只是覺得,可能我想錯了。”

  “什么想錯了?”林晏桓反問他,定定的瞧著他。

  穆熠摸了摸后腦勺,反而不知道該怎么說了。他支吾了好半天,才嗐了一聲,說道:“算了算了,你趕緊洗菜做飯,我餓的很。”

  “你到底要說什么?”林晏桓反而不洗了,他甩了甩手上的水,皺起了眉頭。

  穆熠看了他一會兒,眼神中有猶疑之色,似乎不太確定自己的想法,他再次摸了摸后腦勺,問道:“你是不是覺得心里難受?你要心里難受你就跟我說,我們一起喝它個大醉,一覺睡醒來就好了!”

  “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,心里難受了就喝酒?”

  “那你是承受心里難受了?”穆熠抓住了重點,急忙問道。

  林晏桓沒承認也沒否認,他繼續洗菜,冰涼的水沖在他的手上,讓他混沌的大腦稍微清醒了一些。

  “你別扭扭捏捏的跟個女人一樣的,心里有什么心事就說出來,我幫你分析分析。總比自己一個人憋在心里好受的多。”穆熠跟在他屁股后面在廚房里打轉,好像一個不停嗡叫的蒼蠅。林晏桓實在受不了了,他覺得好像回到了高中時候,那時候穆熠就是這么煩人。他一把把電飯鍋的蓋子用力扣上,說道:“我哪里扭捏了?”

  “你現在還不扭捏?”穆熠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,“你現在就跟女生發脾氣一樣的,有話不說,還得讓我猜。”

  “你經驗很豐富啊。”林晏桓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,“怎么,還見識過別的女生發脾氣?”

  “哪有,還不是你姐給我折騰的。”穆熠說道,“我都從菜鳥修煉成大神了。”

  “別搞笑了,我姐會發脾氣?我看是你太任性了。”

  “對對對,我任性,我欠你們姐弟兩的!”穆熠氣哼哼的說道,一屁股坐在了廚房里的小板凳上,用力咬著手里的一個硬饅頭。

  林晏桓斜覷了他一眼,無奈的搖了搖頭,說道:“你現在不走,等會兒我姐醒來了,你要怎么跟她說?”

  穆熠瞅了他一眼,嘟囔道:“她還能把我吃了?再說我是來找你的,又不是來找她的。”但雖然這么說,他的神情明顯出賣了他的心虛,他已經一個月沒跟林晏生見面了,林晏生躲著他,他也在躲著林晏生。這倒不是兩個人在鬧情緒,而是分手之后彼此看見了覺得尷尬才如此的。穆熠心里已經不抱著復合的希望了,林晏生一次又一次冷冰冰的把他的希望給打破,他再也沒有心力去把它重新組合起來了。到目前,他不愿去想這些令人煩心的事,雖然那痛還真真切切的每刻都在他的心上上演著一出戲劇,但是他本能的掙扎著,不想沉淪于其中,那不是他想要的現實。

  “是嗎?”但對于他的話,林晏桓顯然不相信。

  “不然呢?”穆熠看著林晏桓戲謔的眼神,不禁有點惱怒,“你管這么多干嘛?自己還是一個人呢,倒操心起我的事情。”

  “你差點就成了我的姐夫,我不關心你關心誰呢?”林晏桓冷笑著,朝后靠在櫥柜上。

  穆熠霍的一下站了起來,懊惱的說道:“能別提這回事了嗎?都過去了。”

  “那你還來我家干嘛?”

  “我來是因為你,跟你姐沒關系。”穆熠說道,把手里啃了一半的硬饅頭扔到一邊,嘟囔道,“難吃死了。”

  林晏桓愣了愣,沒想到穆熠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他垂下頭,有些失落,但馬上說道:“我不用你管。”

  “能不管你嗎?”穆熠說道,“晏生她現在又那樣,你一個人能撐得過來嗎?”

  “能。”林晏桓還在嘴硬,但他的眼神中出現了一絲脆弱,那絲脆弱正在撬動著他的銅墻鐵壁,妄圖讓它倒塌。

  “別瞎說了,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,昨天晚上還好意思罵我。”穆熠皺眉說道,“有這時間你對著鏡子好好看看自己,看你自己現在都變成什么樣子了?”

  林晏桓抬頭瞅了他一眼,又垂下頭去。他轉過身,裝作忙活的樣子,但其實已經沒什么事可做了。

  “聽我的話,我們出去喝喝酒,你心里有什么憋悶的就對我說出來,總比憋在心里的好。”穆熠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會憋出毛病來的。”

  “你又不是我,你怎么知道會憋出毛病。”林晏桓沉聲說道,他還不肯承認,還不肯妥協于穆熠的提議。

  “聽我的,我有經驗。”穆熠呵呵笑著,笑容有點傻里傻氣又帶點苦澀,“借酒澆愁雖然有點沒出息,但我如果不這樣,我恐怕現在也憋出毛病來了。”

  林晏桓沉默了一會兒,突然問道:“你跟我姐,真的沒有和好的可能了嗎?”

  “不然呢?”穆熠望著玻璃窗,有些出神,“再說,這不是我一個人的事,就算我有那心思,也沒那心力。而且——”他看了一眼林晏桓,有些猶豫,“我也累了,這么幾年,我都是為了她活著,到現在,我想為我自己活一次了。”

  林晏桓扭頭看著穆熠,沒吭聲。廚房里出現了短暫的沉默,卻不讓人覺得尷尬。半晌,林晏桓拍了拍穆熠的肩膀,勉強笑道:“也許你這樣想,是一件好事。”

  “對。”穆熠嘆了口氣,也勉強笑道。不知道從什么時候,他開始醒悟把希望寄托在別人身上是一件多么愚蠢的事,從他喜歡上林晏生的那一刻起,他的喜怒哀樂就跟她栓在一條線上,完全不能自主。她不高興了,他跟著不高興,她開心了,他才會覺得開心,似乎平常生活中,他從來沒有真正因為自己而感到開心難過過。到了他們分開的時候,他沒日沒夜的難過了好幾天,一個大男人,縮在房間里流眼淚,這是一件多么丟人的事。但是難過的時間過了之后,他好像脫胎換骨了一般,從痛苦中領悟了一些不能言說只能意會的道理。這也許是分手帶給他的唯一的好處吧,穆熠心想,他總歸還是有收獲的,并沒有失去所有。

  “你說——”林晏桓緩緩說道,“明明知道有一件事是不可能實現的,還去堅持,是不是很蠢?”

  “那要看是什么事。”穆熠說道,“這分情況,如果是好事,那堅持就是有意義的。如果是壞事,我勸你還是早點收手,回頭是岸吧。”

  “對我來說是好事。”林晏桓的目光凝在穆熠臉上,“但對別人來說,是壞事。”

  “那還不就是壞事嗎?”穆熠笑道,“你去偷東西,偷到了東西對你來說是好事兒,但別人丟了東西,你從大眾的角度思考一下,可不是壞事?”

  “你說的有道理。”林晏桓苦笑了一下,“沒想到你現在智商變高了啊。”

  “放什么屁,我智商一向很高。”穆熠樂呵呵的說道,他聞到了電飯鍋里傳出來的米飯的香味,叫到,“快炒菜吧,我真的快餓死了,昨晚喝了一晚上的酒,菜也沒吃幾口。”

  “我勸你還是把酒戒掉。”

  “現在不戒,以后再說吧。”穆熠轉身朝外面走去,“我去看看你姐醒來了沒。”他走到門口,伸手要拉門,忽然聽見身后的林晏桓問道:“昨晚那女孩子是怎么回事?我說你要是喝酒,你別拉著別人一起,那么晚了,耽誤的人回不了家。”

  “怎么,你看上她了?”穆熠驚訝的看向林晏桓,“我說你眼光不錯啊,吳星棋性格挺好的,看上她你賺了。”

  “我沒那么無聊,我說的是你。”林晏桓說道,“你剛跟我姐分開沒多久,要是這么快就找到女朋友,我真的會忍不住打你。”

  穆熠毫不在意的哼了一聲,轉身拉開門。他的笑容還沒來得及消失,當看到眼前的人的時候,那笑容就好像一個打到半路的嗝一樣凝在了他的臉上。

  “晏生?”穆熠愣愣的看著她,跟林晏桓聊天時的豪氣壯志全然消失了,他變得慌亂起來,心也頓時被舊事的迷霧包圍了。

  林晏生望著他,情緒復雜,好半天,她勉強擠出一個笑,問道:“你來了?”

  這是他們分開以來林晏生第一次對他笑,穆熠不禁感到有些慌張,支吾道,“是,我來找晏桓,有點事。”

  林晏生難過的望著他,但很快,她就把這種情緒隱藏了起來,笑道:“行,那你們繼續聊,我回房間了。”

  “晏生。”看著她轉身要走,穆熠急忙叫住她,“你這些天還好嗎?”

  林晏生長吁了一口氣,說道:“挺好的。”猶豫了一下,她接著說道,“你也挺好的,已經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了嗎?”

  “我——”穆熠還沒來得及解釋,林晏生已經快步走進了房間,砰的一聲關上了門。穆熠失神地望著那扇門,整個人變得頹然下來。

  林晏桓好笑的看著他,說道:“怎么,不行了?我看你說那些話都是白說,看到我姐的時候,也就那樣。”

  穆熠怔怔的,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他的話。好半天,他才低聲說道:“我先回去了,你吃完了飯給我電話,我們出去聊。”

  “你不留著吃飯了?”林晏桓急忙問道。

  穆熠背對著他揮了揮手,快速走出了廚房。林晏桓聽到玄關那傳來了關門的聲音,他攪拌著雞蛋的動作停了下來,感到又是欣慰又是失落。他嘆了口氣,想使自己振作起來,但是憋著的那口氣已經撐到了盡頭,沒法繼續支撐著他了。

  他做好了早飯,隔著門對林晏生說讓她記得吃飯。林晏生的聲音悶悶的,只是應了一聲,沒說什么。林晏桓知道她可能是聽到了自己剛才跟穆熠的談話,覺得心里難受。別看她表面裝得挺好,好像已經忘記了穆熠這個人的存在,但不管是誰,聽到前任有了新的一任,心里都會感到難受的吧。林晏桓搖了搖頭,覺得可笑,在一起的時候不珍惜,分開了之后才覺得后悔,如果上天能給他這么一次機會,那他會緊緊地握住手不會讓這珍貴的機會流失走的。可惜目前看來,他似乎沒有這個機會,以后也不會有的。不過他已經習慣了,轉身走向門口,他拿下掛在衣架上的一件薄外套,披在身上,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  那個地址他已經熟記在心,幾乎能倒背如流。開著車沒費多少時間就到了目的地,他打開車門下車,望著眼前的大門,覺得有些凄涼。到了這個時候,他卻只能依靠著外人來排遣內心的痛苦,這是一件讓人感到多么滑稽的事情啊。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玄醫梟后

    午日陽光 / 著

    青南山玄術世家展家喜添千金,打破了千年無女兒誕生的魔咒。滿月宴上言語金貴的太子殿下一...

  • 庶香門第

    莫風流 / 著

    苦讀數年,終成碩士。一朝穿越,竟變庶女。前世名校優生,今生名門弱女。斂光華,藏鋒芒,...

  • 妃常本色:嫡女馴渣王

    佳若飛雪 / 著

    霍瑤光的人生信條是:能動手就解決的事情,盡量不吵吵。能用暴力就解決的問題,盡量不動銀...

  • 盛世紅妝:世子請接嫁

    浮夢公子 / 著

    她是夏國公主,攜天命所生,承一國龍脈,身份尊貴,風華絕代。可卻無人知曉,父皇冷酷絕情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电子游艺管理条例